版权所有  武汉市天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鄂ICP备05028015号 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武汉

手机官网

微信公众号

  • 1

天有辰星,嘉野鱼行 ——记华中农业大学水产专业学生暑期实践

作者: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  郭雄杰       编辑:幕后推手

 

编者按:天辰,不仅是一个水产服务商,也履行着培养水产新兴人才的责任,这里是平台也是学校。在时代与产业的双重照影下,水产专业人才已日趋珍贵,既是对价值的肯定,亦有对人才链条运行不畅的婉言点拨。意识、实践、规划对于水产人才的成长尤为重要,因为水无形、产有量,这是一个历史与时代、经验与科学、自然与干预并存的产业,所以,天辰没有快乐的夏令营,有的是根据不同专业阶段所设置的“实弹操练”,特点是接地气、动手动脚、一定会有“水产黑”的肤色,因为收获才是最大最真的快乐。

 

 

我坐上了北归的客车,晃晃悠悠,像极了寻龙的小舟。成片的稻田,和点缀的矮树,我心里也染上了这看不透的绿色。

旅途很短,短的就像鱼的背影之于海的宽广,短的就像过去一周之于我的一生。

我想走进你的神秘

六个大学生聚拢在一起,对于即将到来的社会实践没有明确的定义。我们想知道我们会去到哪个地方,山明水秀还是一望无边;我们想知道我们会和哪些人打交道,一丝不苟还是淳朴善良;我们想知道“天辰生物”四个字在嘉鱼小镇的形象。我们心中满满的疑问,是来寻找答案的。

我想走进你的神秘。为了这个想法,我们做了很多准备,完善的校企合作、充分的师生交流、详尽的实践方案,六个成员对即将到来的七日行满怀信心。我们穿上了蓝色的工作服,我称之为“天辰服”,队伍就带上了正式的气氛。我们举起了红色的实践队旗,队伍就有了统一的方向。谈不上剑已出鞘,但我们已入江湖。

 

我想掀开你的面纱

踏上武昌开往簰洲湾的客车的那一刻起,我们的七日行就开始了。从高楼大厦包围着的城市逃出来,视野愈发的开阔,眼里的绿意愈发的浓烈。我看见成片的稻田了,点点红莲也在荷叶的簇拥下摇曳起来。我知道,目的地就快到了。很快,我们就见到了小哥李猛,他穿着工作服,“天辰生物”很显眼,也很亲切。

 

我想掀开你的面纱。于是我们来到了天辰的销售店,见到了“旺藻5号”、“水酸”、“益水灵”、“复合芽孢”,我们成功地把课堂知识和实际联系了起来,感受着科技带给生活的进步。那个上午,我们见到了小块小块的鱼塘,满脸皱纹的养殖户和我们交谈时吐出了岁月的味道。鱼塘的氨氮指标是正常的,农户放心不少;李哥给不远处那家养殖户用了药,草鱼的情况大为好转;门店里来了两个农民,买走了两袋“益水灵”。

李哥的镜片上蒙着雾气,黝黑的臂膊带着线条,他说好好干一年,就可以买台车了。

我想看清你的全貌

嘉鱼县并不大,簰洲湾是嘉鱼附近的小村镇。在这片土壤上,水产有两种长相,一是规模,一是散布。

全国80%的斑点叉尾鮰从嘉鱼产出,完整的产业链条让5亿尾鮰鱼苗、万吨商品鱼变成了嘉鱼人鼓起的腰包。三湖渔业、大岩湖良种场,是我们在嘉鱼见到的最大的两个叉尾鮰养殖场,每年上千万的效益鼓励着他们不断开拓市场。

嘉鱼周边的村子以散户养殖为主,没有统一的规划,也没有大规模的养殖,上了年纪的农民靠十几亩鱼塘赚取生活来源。李哥给我们介绍了这些农户的情况,我们也看见了他们所承担的风险,好的动保产品让他们年底拿到足够多的钞票。

我想看清你的全貌。这个想法会实现的。繁育场杨总告诉我,嘉鱼很需要一个好的动保公司,很需要好的动保产品,农户只有经验没有知识,盲目用药的结果就是血本无归。他听说了“天辰生物”,似乎有些想法。小哥李猛告诉我,只要坚持下去,这一行大有前景。现实告诉我,要想成功,唯有付出。

 

北归的客车到站了,我重又站在高楼大厦的包围圈里。

北方是哪里?是长江一隅。北方以北呢?是家。

南方是哪里?是嘉鱼一粟。南方以南呢?是野望。